空军女教员曾不识飞行员徽章:这翅膀标志是啥

发布时间:2015-05-11 14:30:57
空军女教员曾不识飞行员徽章:这翅膀标志是啥

空军女教员不识飞行员徽章:这个带翅膀标志是啥

侯蕾被称为空军指挥学院“最好的女教员”之一

原标题:侯蕾 研究我国东海防空识别区的女教员

研究军事法学的侯蕾被称为空军指挥学院“最好的女教员”之一,但这个女博士几年前还认为自己不是一块教书的料。

她是东海防空识别区划设课题法制研究组的成员,2013年11月,我国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的消息对外宣布。侯蕾撰写的相关文章发表在《解放军报》上,立即被各大网站转载,央视还对她进行了专访。

随后的空军、总部教学评估大检查中,她被选为教学示范授课者。然而6年前,她的课程可没这么受欢迎。

当年硕士毕业后,侯蕾来到这所培养空军中高级指挥军官的学校教授法律,第一节课就令她备受打击,她在台上讲得滔滔不绝,台下“没有人提问,也看不到专注的目光,学员们只是出于纪律呆坐在桌前”。

教研室主任课后收集了学员的意见,“无情”地对侯蕾说:“你的课,远离学员、远离部队、远离打仗,无法为一线作战部队提供服务。”

学院派她去沧州某基地辅导部队自考生,她碰到一位从学院走出去的老首长,闲聊时,侯蕾指着首长胸前的徽章问:“首长,你胸前这个带翅膀的标志是什么?”

首长先是一愣,接着有点不悦地说:“小侯啊,这是咱们空军部队通用的飞行员标志。”

侯蕾一下惭愧地满脸通红。

“你是新调到学院来的吧?看来对空军不太了解啊。”那位首长说,“作为一名空军最高学府的教员,在课堂上可不能说外行话,如果教了错误的知识和观点,那会贻误战机毁我长城啊!”

多年来,那位首长语重心长的话语时常回响在侯蕾的耳边。开始教学没多久,她就主动申请到空军最基层的部队代职,一干就是一年。

从部队回来后,再次走上讲台,内容贴近部队了,但督导组的评价依然不高:“就法讲法,思路单一。C档。”

这个“不称职的教员”那段时间十分苦恼,她跑去听系里一些老前辈授课,“我看到那些老教授,上课时与学员之间其乐融融,课堂内外笑声洋溢,我意识到自己与他们的差距太大了!”

尽管孩子只有六个月大,她还是决心报考本院作战专业博士研究生。读博期间,她系统学习了作战指挥理论和空军武器装备方面的知识。

那一年,正值我国东海防空识别区项目的研究论证阶段,侯蕾在跟导师做课题的过程中,对识别区的法理依据及法律完善产生了浓厚兴趣。艰苦的研究使她明白,“国际法只有跟作战、跟军队联系,才能有生命力”。

其实,三尺讲坛一点不浪漫。作为一个女人,她要研究男人们喜欢的作战,每到假期,别人去旅游度假,她一头扎进一线部队,了解前沿军事信息,以便充实到教学中。

侯蕾的梦想很简单,学员们下课时能发自内心的说一句:“教员,您今天这课,听了有收获!”

有好朋友劝她:“别太为难自己了,一个女人,把孩子带好、家里收拾好就行了,用不着干这种操卖白粉的心,赚卖白菜的钱的工作。”可侯蕾静下来一想,还真舍不得这三尺讲台。

2012年年底,学院举行全院教学比武练兵活动,侯蕾代表政治系参赛,她讲授的题目是《防空识别区划设中的法律问题》。

比赛期间,她丈夫到外地执行任务去了,侯蕾哄孩子睡觉时都在完善稿子,有时孩子嚷着让她讲故事,她就把讲稿从头到尾说一遍,最后,三岁的女儿都会背她讲稿的头几句了。

最终,由于讲课内容贴近作战、贴近部队,侯蕾获得了比赛一等奖。

一些学员毕业回到部队后,还主动联系请她去讲课。有的学员遇到法律纠纷了,也会第一时间打电话给她。

她力求把每堂课都变成精品课。身为一个女教员,她要加班搞科研,还要照顾年幼的女儿和生病的妈妈,有点空闲就到军网上听各类讲座。

侯蕾的努力没有白费,有一次,在为战役班上完课后,一名航空兵师副师长对她说:“侯教员,我们搞军事的,以前从来不考虑法律问题。听了你的课,启发挺大。你是我们战役班最年轻的授课教员,不过人不可貌相,对这些问题,你研究的挺深。”

侯蕾高兴地几乎要流下泪来。


友情链接

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新闻搜索源于互联网新闻网站和频道,系自动分类排列,本站不刊登或转载任何完整的新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