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志龙:被彭蕾七通电话游说进阿里

发布时间:2019-01-23 13:31:29
钱志龙:被彭蕾七通电话游说进阿里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讯)钱志龙与阿里的故事,从彭蕾打来的第七个游说电话开始。

那是2000年大年初七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彭蕾给钱志龙打来游说电话,力邀他加盟当时规模不足百人,名字又特别奇怪的初创公司——阿里巴巴,这已经是第七次了。

对于阿里巴巴和马云,他是了解的。因为一年前,刚从浙大物理系毕业不久的钱志龙进入了坐落在杭州大厦对面高级写字楼里的公司,碰巧这时,马云带着孙彤宇和谢世煌到他任职的公司谈整体收购的事宜。

隔着透明磨砂的玻璃隔断,他目睹了整一个过程,心中有点不屑。因为,相比,蜗居在湖畔花园民房里的阿里巴巴显得有点单薄。

所以,起初彭蕾打来电话游说时,钱志龙想都不想就一口拒绝了。也许是被彭蕾接二连三的诚意打动了吧,最后,他还是决定放手一搏,成为阿里萌芽时期的第75号员工。

只是没想到的是,这一搏就是10年。“我在阿里巴巴,燃烧了10年青春。”某次接受采访时,谈及与阿里的情缘,他如此说道。末了,他还打趣说,“我待阿里如初恋。”

其实,钱志龙的10年激情燃烧的青春,同样也是阿里帝国10年的剧烈成长史。他加入阿里的第一个项目,就是负责打造B2B网站。

具体操作是将企业模板化建立的网站,全部挂在一个叫做alibaba.com的域名下面,并拆分成企业简介,产品库与供求信息等几大块,任何人有商业需求就可以直接来这里搜索,主要目标是海外客户,这就是阿里帝国赖以起家的“中国供应商”。

最辉煌的时候,是2003年非典一役。“非典那一年,老外都不敢来中国,但采购还是要继续,很多老外就开始上网搜索,发现用alibaba.com一样可以做采购,不用跑广东去看展了。从那时起中国供应商就进入了猛烈的上升期。“钱志龙说。

那一年,钱志龙与李旭辉带领的阿里铁军,完后完成了这个当时中国最赚钱的互联网产品的功能开发和需求迭代。“从2000年开始,到2004年底我离开之时,中国供应商当年的销售额达到7个亿,去掉前道销售的成本,还能有50%以上的毛利。”

他的第一炮就打出了名堂,于是2004年,当阿里需要打造支付宝以支撑淘宝的交易时,钱志龙背负着“半年内把产品开发出来”的使命,被调到支付宝去打头阵。他到支付宝的第一天,就发现所有人忙得人仰马翻。

由于没有系统支持,所有账单来往,都只能从柜台汇款手动对账人工结算,工作量极大,而且从没对平的情况。可想而知,他当时的压力有多达。

为了能够准时完成任务,他拉着团队实行3个月的闭关开发,开发组里有人管他叫“铁血宰相”。第一版支付宝好不容易熬出来了,结果不到24个小时就出现了bug,支付宝一下子赔掉了十几万。

碍于支付宝需要不断扩大数据,钱志龙开始四处挖人,理由千奇百怪,吃饭喝茶聊人生,而且“专挖IBM,华为,企鹅,百度这些公司的墙角”,他有些腼腆地笑着说。

靠着这种厚脸皮和嘴上功夫,他给阿里挖来很多顶尖工程师,为阿里后来的技术打下坚实的基础。

这样一个善于驰骋沙场的人,自然是对外应战的头号人物。2007年,当支付宝业务步入正轨后,钱志龙再度被调离,负责打造阿里系未来的广告系统——阿里妈妈。

阿里妈妈一经推出,马云立刻一刀切断了从百度到淘宝的流量,禁止百度爬虫再爬淘宝的数据。从此,用户搜淘宝,再也不用在百度上搜索。

阿里妈妈的最大意义,在于不但让百度从电商圈内出局,同时还实现了淘宝自己不花一分钱,却让全国大大小小的网站上都是淘宝商品广告的现状。可以说,权志龙战功赫赫。

后来,马云召开发布会宣布阿里妈妈为阿里巴巴子公司,为此,已在香港成功上市的阿里巴巴暴涨10%。“以当时B2B业务当时100亿美元的市值,10%就是10亿美元的估值。”回想起这一段,钱志龙不无骄傲地说。

只不过,名利双收的钱志龙却有了疲惫感。2010年中,从海南度假回来,他向彭蕾递交了辞呈。至于离开后的去向,他还没想好,只留下一句“我想创业去,虽然还没想好做什么”,以至于流言四起,有人说他去了百度,有人说他退隐江湖。

其实,他去跑去创业了。2010年,钱志龙敏锐发觉移动互联即时通讯功能有很大的空间,于是做了中国最早的移动IM软件“群”。

产品出来过三个月之后,雷军的米聊出来了,中途他还跟雷军就这件事聊过,甚至还认为自己的决定非常正确。

但是戏剧性的是,又过了三个月,微信出来了。这一下,他开始慌了,苦思冥想一段时间后,不得不砍掉这个项目,为此搭上一套别墅的钱。

第一次创业折戟后,他联合白鸦、韦杰做了与美丽说、蘑菇街相类似的电商导购网站“逛”,白鸦是他在支付宝的同事,韦杰曾任职于美国雅虎。

然而,这次创业最终还是逃不过“雷声大雨点小”的下场,都说了一山不能容二虎,更何况还是三虎,各方面能力都很强的三个人,常有意见不合的时候。

直到财务收缩后,他们开始意识到三个人这样搭伙不太合适,就商量着合伙人也得收缩。总算是“好聚好散”。这一次,赔上了2000万。两次创业下来,掐指一算,几乎陪掉了3000万元,这学费有点高昂。

好在,学费并没有白交,“就像我前几次的失败,项目终止了,学费交了,可是手艺留下了,离再次成功就近了。”2014年,他进入互联网金融市场,在杭州华星路96号互联网金融大厦,创立分期消费平台爱又米。

这一次,他比任何时候都谨慎。在与连连支付首任CTO王锋喝酒时,他提出了做爱学贷的想法,两人一拍即合,更重要的是,支付宝和连连科技都是互联网支付的大鳄。

有了人才加持,融资也相当顺畅,天使轮融资来自阿里十八罗汉吴咏铭、挖财网CEO李治国等人。

一波三折后,总算吐气扬眉。(来源:电商报)

推荐阅读/观看:武汉建站公司 https://www.homao.com.cn


友情链接

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新闻搜索源于互联网新闻网站和频道,系自动分类排列,本站不刊登或转载任何完整的新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