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树斌案最早报道者-有确凿证据证明聂树斌被冤

发布时间:2015-04-22 10:14:47
聂树斌案最早报道者:有确凿证据证明聂树斌被冤 最高法指令复查案件 play 最高法指令复查案件 聂树斌案非王书金所为 play 聂树斌案非王书金所为 二审第三次开庭 play 二审第三次开庭 疑似真凶王书金受审 play 疑似真凶王书金受审 向前 向后 12月19日,石家庄,在聂树斌案启动异地复查时,马云龙再次赶到这里,与各方沟通。京华时报记者李显峰摄   12月19日,石家庄,在聂树斌案启动异地复查时,马云龙再次赶到这里,与各方沟通。京华时报记者李显峰摄

  跟呼格吉勒图案一样,媒体人推动了聂树斌案的进程。呼案背后一直站着新华社记者汤计,聂树斌案背后,是老媒体人马云龙。2005年3月15日,《河南商报》刊发《一案两凶,谁是真凶?》一文。这是聂树斌案出现在公众视野的第一篇报道,由该报总顾问马云龙亲自操刀。这则新闻,揭开1994年发生在河北石家庄西郊玉米地一桩强奸杀人案的第二季:“真凶”王书金“归来”认罪时,聂树斌早已被定为案犯被枪毙。

  此后,聂家申诉之路漫长,直到本月12日,方由最高法院指令山东省高院复查,迈出该案迄今最具历史性的一步。将近10年间,聂案的每一步进程,都有马云龙的身影,他一直隐身幕后协调各方力量,试图推进对此案真相的探寻。

  12月19日,70岁的马云龙对京华时报记者称,王书金供述的案发现场的一串钥匙,正是解开聂案迷局的关键。

  □谈一案两凶

  重要细节首次报道时未刊发

  报道刊发当天,马云龙在报社内部说:“3·15本来是打商品的假,今天我们是要打假案了。”

  京华时报:《河南商报》最早曝光聂树斌案疑点,你当时是报社总顾问。能回忆一下当年的情形吗?

  马云龙:距报道刊发马上要满10年。聂案和王案的报道,第一篇稿见报标题是《一案两凶,谁是真凶?》,刊发时间是2005年3月15日。我记得非常清楚,当时我在报社内部说:3·15本来是打商品的假,今天我们是要打假案了。

  京华时报:王书金是怎么冒出来的?

  马云龙:2005年,春节前夕,公安部门例行治安大排查。有人向郑州荥阳县索河派出所反映一个人很奇怪。奇怪之处3点:这人从来不说老家在哪;在外打工的人春节都要回家,可他从不回家,过春节时一个人待在打工的砖窑里;这人怕警察,走路看到前面一个警察,他躲一边去,在窑边听到外面有警笛声,就一头钻进窑里。所以怀疑他是逃犯。1月17日,派出所对他传讯。没想到后来他交代强奸杀人的罪行。

  京华时报:他当时交代了几起案件?

  马云龙:当时一共交代4起强奸杀人案,是在几乎没有太大压力的情况下交代的。

  京华时报:为什么这么快交代?马云龙:后来王书金说,他这几年非常紧张,时时刻刻感到警察在周围,精神压力非常大,他想干脆说了解脱了,所以到派出所后,尽管警方没掌握线索,也没问太多,他就把这些事说了出来。他交代第一起案件后,当地派出所就查他身份,发现他没说真实信息。姓名是假的,地址也不对。根据他说的一个村庄名字,派出所一查,发现他“老家”没这村,相邻的广平县却有。索河派出所的指导员把电话打到广平县公安局,当时值班的副局长郑成月接到电话,就问是不是叫王书金,因为广平有一个网上通缉的杀人逃犯叫王书金。王书金隔着电话听到自己名字,就说“不用问了,我就是王书金”。他先后交待4起案件,按交待顺序,1994年石家庄西郊玉米地案是第4起,按案发时间排序,石家庄案是第一起。其他3起,都在他老家广平县。

  京华时报:报社当时怎么发现这条线索的?

  马云龙:当年2月份,荥阳县公安局召开记者会,说春节排查期间有重大成果,抓住一名作案4起的逃犯。当时跑公安口的记者楚阳参加发布会,楚阳后来跟我说了一个细节,局长闲聊时说:4起杀人案将来还有麻烦,他交代的3起案子落实了,另外1起石家庄的案子出了问题,那件案子已经破案,定了一个罪犯。当时我听到这个细节很激动,我就说真正的新闻在这儿呢,然后我派记者范友峰和楚阳去河北调查。

  京华时报:去了几趟?

  马云龙:至少三趟。第一趟是他们俩去的。回来准备出稿的时候。我发现还存在好多问题,且都很关键,然后我亲自去,后来到了那个作案现场,还到广平县,找郑成月详细了解案情。

  京华时报:第一篇报道把所有问题都说清楚了吗?

  马云龙:范友峰和楚阳写完初稿后,我不满意,最后由我执笔,推倒重写,共同署名。考虑涉及警方办案机密,第一篇报道中,我们已经掌握的重要细节并没有全部刊登。当时为扩大影响力,稿子连夜传给全国100多家主流报纸,并注明“欢迎刊载,不要稿费”。

  □谈聂案推动

  十年历经两次重要突破

  李树亭律师从死者家属处获得两审判决书,聂案申诉终于受理。

  京华时报:“一案两凶”曝光后,全国媒体轮番上阵。从那年开始,聂母张焕枝就向河北省高院、最高法院申请再审,但这10年非常艰难。

  马云龙:这10年中,有几个重要的转折点。第一点,“一案两凶”稿发表后,河北成立了联合调查组,公检法当时都在场,说一个月以后发布调查结果。但到现在,联合调查组也没有发布调查结果。

  然后,聂家的人要申诉,却被一个很可笑的技术性障碍阻挡两年多。当张焕枝到石家庄中院、河北高院乃至最高法院递交申诉书时,始终被拒绝。理由就一条:缺少要件。只有你的申诉书,你儿子的判决书呢?没判决书就不接受申诉。

  但老太太确实没有判决书。因为1995年枪毙她儿子的时候就没有给她一审、二审判决书。她找受害者家属要,不给。找石家庄中院、河北高院要,当时没有规定在枪毙犯人时一定要给家属判决书,所以都不给。然后各级法院就说,你没有判决书,你的申诉我不接受。

  京华时报:张思之先生也代理过聂案再审。

  马云龙:张老也非常关注此案,主动提出代理。他跑过最高法院,也没拿到判决书。不是张老不努力,而是当时从上到下都不受理案件。后来有一条新闻,说张焕枝有一天收到快递,打开一看,是两审判决书。于是她又开始申诉。

  京华时报:那条新闻说,是神秘人寄的特快专递。后来大家知道,是聂案申诉第一任律师李树亭把判决书要到的。

  马云龙:对!李律师和受害人家属经过长期沟通,说只有拿到这份判决书,才能找到杀害你女儿的真凶,才能解决不是真凶被冤杀的人。后来家属想通道理,给复印了判决书。

  京华时报:这个突破意义多大?

  马云龙:突破很小,但是很关键,至少能申诉了。这10年,聂案一点一点往前走,这是法律程序上第一次突破。

  京华时报:张焕枝拿到判决书后,去找河北省高院,但对方还是不受理。她又拿着判决书去北京,最终,最高法院接受了申诉。但还是陷入僵局。

  马云龙:2007年11月,最高法院答复张焕枝,申诉材料已转至河北省高院,聂案申诉由河北省高院负责。但河北省高院的回复遥遥无期。到后来,法律界等各界人士都关注聂案,并长期呼吁,把聂案作为中国冤案的一个代表。

  京华时报:这10年,还有重要的突破性节点吗?

  马云龙:最大的突破是这次异地复查。这是实质性的突破。

  □谈王案二审

  王书金说不能让别人冤死

  原来最坏的准备是,王书金不承认康某是他杀的。但王书金最终没有翻供。

  京华时报:2007年,王书金案一审宣判,判其死刑,但对他供认的石家庄西郊玉米地案不予认定。王书金据此上诉。同年,二审第一次开庭,但审不下去。搁置6年,直到去年6月,二审再次开庭。对于二审重启的原因,你有何看法?

  马云龙:王书金二审应该是河北方面准备快刀斩乱麻,加快进度处理王书金案。

  京华时报:开庭之前,你发了一篇文章,说王书金要翻供,但开庭后王书金并未翻供。对于“翻供说”,有人说你是阴谋论。

  马云龙:我是在紧急情况下写的这篇文章,我有详细的线索来源,消息很准确。当时很多人说,老马,你胡说。我说你打过排球没?打排球有拦网,预判对方的攻击点,再高高跳起将这个点堵死。对方可能强攻,可能不敢再在这一点进攻。我拦网的结果是:对方不敢再在这一点强攻了。

  京华时报:当时你意外吗?

  马云龙:意外。原来最坏的准备是,王书金不承认康某是他杀的。他律师告诉我,王书金说了一番出乎他意料的话。王书金基本是一个文盲,他对律师说,他现在活着只有一个目的,他现在要为法律和公平正义活着。这话我听到很吃惊,我问是你教他的吗?

  律师说没有。他对于聂案的想法是,他做的事就应该他来承担,不能让别人冤死,这点让我很感动:一个罪犯能在临死之前有这个良知。

  京华时报:你有没有近距离见过王书金?或者看过审讯录像?

  马云龙:没有,这是违规的。郑成月有段时间常见,他和我描述过。王书金现在最信任的人第一个是郑成月,还有就是他现在的律师。他对郑成月的信任来自于第一次见面。10年前,郑成月带民警去荥阳,押着王书金回广平。路上郑成月说下车吃饭,车上的民警说还有几个小时就到了,怎么在这里吃。郑对王说,回去后,想吃什么不定能吃到,我们就在这吃,吃烧鸡。王被带到饭店,用衣服遮住手铐,拿烧鸡吃,这是人性关怀。有段时间,王书金见到郑成月总是叫哥,几天不见,就对警察说,我想见哥,叫我哥过来。

  京华时报:郑成月最后一次见王书金是什么时候?

  马云龙:大概两年以后,后来有了措施,不让见。郑成月和他主要的交流是:你犯了很大的罪,但作为男子汉,要敢做敢当。后来王书金的思想受其影响很大。后来郑成月提前退休,也是因为坚持办这个案子受影响。

  □谈关键证据

  钥匙之后另有关键证据提交

  马云龙认为,王书金供述的一串钥匙是解开聂树斌疑案的关键,而它在聂案中被忽略。

  京华时报:当时“一案两凶”报道,还有哪些核心的、能证明王书金才是聂树斌案的凶手证据没有展示?

  马云龙:广平县的公安押着王书金到石家庄西郊的玉米地指认现场的时候,隔了10多年,他居然指认得非常准确,我当时用了一个说法是“精确指认现场”,还有一句话是“非亲到现场不可能提供的证据”。这句话,直到现在我仍然认为用得好。

  它指的是现场一串钥匙的细节和位置。我在去年王书金案二审时发的第二篇文章,提到过这串钥匙。我认为它是解开疑案的关键,王案二审回避这串钥匙,我希望王案、聂案复查复审时能查明。我现在仍然认为:其他什么证据可以不要,只要把这个证据扒出来,就能证明王书金是康某案的凶手。

  京华时报:怎么证明?

  马云龙:王书金曾经供述,他作案后拿起过钥匙,在井台边藏匿死者的衣物后,突然想到,从现场带走死者的这串钥匙,很可能给他带来麻烦。所以又返回现场,将这串钥匙扔回死者的旁边,依他自己说法是1米左右。后来我看到聂树斌案的现场还原,果然在离死者70厘米处有一串钥匙,只差30厘米。在被枪毙的聂树斌的所有供词里,只字未提这串钥匙。而王书金,在完全没有案卷的参考下,能够在远隔11年后准确地指出这串钥匙的位置。这说明什么?这表明绝对是王书金干的,不可伪造。这串钥匙就是解开聂案的关键,但它被忽略了。

  京华时报:李树亭曾告诉媒体,康某的父亲告诉他,警方抓到聂树斌后不久,把现场附近发现的一串钥匙作为遗物还给康父。你有没有就这串钥匙做进一步的核实?

  马云龙:做了。

  京华时报:怎么做的?有哪些收获?

  马云龙:我不希望现在公开。只能告诉你,我有必胜把握,有确凿的无法推翻的证据来证明,王书金是真凶,而聂树斌是被冤杀的。

  京华时报:张焕枝说,聂树斌被抓后,警察带着一件衬衣,找她和三妹辨认过。王书金案二审,检方出示一张据说在康某遇害现场发现的衬衣的照片,并认定这是罪犯勒死康某的工具,而王书金多次供述交代,他是用双手把康某勒死的。据此断定,王书金与康某案无关联。当时,张焕枝在法庭上(休庭时)和法庭外高喊“不是”,照片上的衬衣不是她看过的那件。你怎么看这个细节?

  马云龙:不但花色不对,袖子长短都不对。律师当时在法庭上第一次看到照片,当庭指出,应该出示物件原件,而非照片。另外,他用放大镜仔细观察,发现照片上的衬衣干净整洁,不符合缠在高度腐烂的尸体上8天这一情节。

  □谈聂案再审

  要想尽办法把两案打通

  打通两案是关键,证据将通过两案律师递交再审法院

  京华时报:这些年来,你一直关注聂树斌案?

  马云龙:这件案子的调查我陆续做了10年。2006年因为一些原因离开新闻界后,我也没有停止过调查。最近3个月,我极度关心这个案子,也为这个案子的最终审判做了几手准备。

  京华时报:你和张焕枝联系多吗?见面多吗?

  马云龙:有时电话联系。好几年没见了,昨天见了一面。印象最深的,是这十年聂母的变化。这十年案子没翻过来,但我感到很欣慰的是,聂家生存环境,包括他们的精神状态发生了很大变化。第一次见她,是“一案两凶”见报次日,我带着报纸去的。她是一个精神上被摧垮的农村妇女。你知道,儿子又是强奸犯,又是杀人犯,最后还被枪毙了,这是极不光彩的一件事。聂家受尽歧视。2005年,记者开始去采访她,她的眼神还是惊恐的,充满疑虑和警惕。当我们把报道还有王书金的案子给她说

  了后,她产生了希望。十年过去,她从一个沉默寡言,充满自卑的精神状态变得很坚定,变成一个社会活动能力很强的能讲很多法律条文的人。

  京华时报:你现在不说的证据,是要等到聂树斌案宣布复查结果或启动再审时,才能公布吗?

  马云龙:对。从2005年到现在,我认定聂树斌是冤杀。虽然标题“一案两凶,谁是真凶?”我用的是问号,实际上当时我心里已有结论,我认为这是一个冤案。这个结论不是随便下的。除了钥匙之外,还有几个关键证据,暂时不便公布。

  京华时报:如果两案再审,这些证据将以什么方式提交给再审法院?

  马云龙:到时候证据交给聂家和王书金的律师。律师会把它交给再审机关。

  京华时报:王书金案目前在死刑复核阶段。如果聂树斌案决定再审,结果会怎样?对王书金案会有影响吗?

  马云龙:假如聂案重审,像呼格案一样平反的几率很大,那么王案也会有重审的问题。王案一审二审,只起诉其他3起强奸杀人案。对于康某案,一审时,法官说与本案无关,不让提,二审,只是作为证据提到。将来随着聂案推进,王案需要就康某案补充审理漏罪,而且应该从一审开始。这样才能有一个完整的交代。

  京华时报:你认为,聂案和王案是什么关系?

  马云龙:这两个案件应该打通。山东省高院可能会说,我们只受最高法院之命,复查聂案,并没有复查王案。这样两案就会切割开了。我建议,审理过程中要想尽办法两案打通。

  京华时报:什么途径可以打通?

  马云龙:证人和证据。就是在聂案审查审理中,允许提取王案的相关证据或证人来验证聂案是错案,这样就打通了。不能把两案硬性分开,只就聂案现有案卷谈聂案。对于王案来说,一个道理。

  京华时报记者李显峰发自石家庄

(原标题:马云龙 现场被忽略的钥匙能解聂树斌案迷局)

编辑:SN117


友情链接

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新闻搜索源于互联网新闻网站和频道,系自动分类排列,本站不刊登或转载任何完整的新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