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之笑之何人解(足迹)--社会--人民网 |

发布时间:2016-06-10 15:36:57
哭之笑之何人解(足迹)--社会--人民网   南昌青云谱区城南梅湖景区定山桥畔,有座道院――青云谱道院,相传曾是明末清初四大画僧之一的八大山人朱耷隐居地。  八大山人总给人以模糊而遥远的印象。走进道院,典型南方建筑样式,三进院落关帝殿、吕祖殿、许祖殿依次渐进。步入关帝殿,八大山人画像《个山小像》(高仿品)迎面而来。1954年前后,人们在江西奉新县奉先寺发现了这幅《个山小像》,这是现存唯一的八大山人生前真实画像,成为研究八大山人生平的重要资料。  八大山人在画像上自题:“个山小像。甲寅蒲节后二天,遇老友黄安平,为余写此。时年四十有九。”由此推算出八大山人出生于明天启六年(1626年)。学者王方宇先生说,“画上的人物相貌清癯,微须,著宽袍,戴斗笠……不作和尚、道士装束,有林下散人文士风度。”  这幅《个山小像》不仅展现出八大山人的“身份照”,更通过四首自题诗和友人的三处题跋,明确透露出他明宗室身份,详细叙述了八大山人的人生遭遇和进入佛门的经历。  19岁之前,朱耷为明王室贵胄,朱元璋第十六子朱权的九世孙,享“辅国中尉”爵。自幼性情孤介、颖异绝伦,“八岁即能诗、十一岁能画青绿山水”“少时能悬腕写米家小楷。”19岁后,“甲申国亡、父随卒”,国破家亡的朱耷为避战乱,“遁奉新山中剃发为僧”,经历长达32年的僧侣生活,后在临川发病癫狂,撕裂身上僧服焚烧,步行返回故乡南昌。还俗后的朱耷,59岁时正式使用“八大山人”名号,一直到80岁去世。这一时期,八大山人高产多产且风格多样,艺术水平达到巅峰。  穿过典雅古朴的道院旧址,连接着一座现代建筑真迹馆。真迹馆内珍藏着八大山人数十幅作品。八大山人的笔下,鸟有各种人的表情,或惊慌,或孤傲,或沉思,而多为白眼向天。八大山人的山水画多是老树枯枝、残山剩水,往往给人冷寂悲伤之感。  其作品上“八大山人”四字署名题款,却以四字连缀而成,酷似“哭之”“笑之”。他的画作常使用一种鹤形签押,学者普遍认为是三月十九日的变形,以纪念明崇祯帝的忌日。  八大山人纪念馆馆长王凯旋介绍,八大山人的艺术概括起来两个字:“冷”和“逸”。“冷”反映他对生活的态度,“逸”代表他艺术上高山仰止的成就。300多年来,八大山人饮誉画坛,清代“扬州八怪”、吴昌硕,近代张大千、齐白石、潘天寿、李苦禅等,莫不对其推崇备至而心追手摹,“影响所及三百年来领袖群伦”。  人生命运遭遇突变挫折后,八大山人的心态一直“如巨石窒泉,如湿絮之遏火”,无可奈何间便“乃忽狂忽?,隐约玩世”。曾佯狂避祸的江南才子唐伯虎赋诗:“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300年前,或因曲高和寡少人问津,或因名满天下难觅知音,八大山人有“真赏”印问世。清人邵长蘅曾感叹,“世多知山人,然竟无知山人者”。  面对苦难的生活,晚年的八大山人已超然世外,心境恬淡平和。画僧石涛致信八大山人:“闻先生七十四五登山如飞,真神仙中人也。”而历经苦难积淀人生的厚度,成就了八大山人的艺术高度。  几分淡然,一丝微笑,八大山人铜像在纪念馆外静静矗立。    ■小贴士  朱耷,明末清初画家,中国画一代宗师。本名由?,字雪个,号八大山人、个山、驴屋等,汉族,江西南昌人。明宁王朱权后裔。擅书画,花鸟以水墨写意为主,形象夸张奇特,笔墨凝炼沉毅,风格雄奇隽永。  本版制图:张芳曼    《 人民日报 》( 2016年04月03日 06 版)也许您也喜欢:

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新闻搜索源于互联网新闻网站和频道,系自动分类排列,本站不刊登或转载任何完整的新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