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萨克斯坦怪村:村民常常莫名其妙集体沉睡

发布时间:2015-05-11 14:32:12
哈萨克斯坦怪村:村民常常莫名其妙集体沉睡

哈萨克斯坦怪村:村民常常莫名其妙集体沉睡

已知的一些睡眠症研究对发生在哈萨克斯坦的病例没有任何帮助。

在哈萨克斯坦的一个小村庄,居民常常莫名其妙地陷入沉睡,有时候一睡就是一天。没人知道为什么。

这个村子位于阿克莫林斯克区的卡拉其(Kalachi),距俄罗斯南部边境150英里。在这个地方,类似的事件已经至少发生了3次。

《今日俄罗斯》(Russian Today)报道称,在过去的几年中,村里每个人都在没有明显征兆的情况直接或者间接地体验过“莫名其妙地陷入沉睡”——有时候是他们自己,有时候是他们的家人或朋友。

针对这一情况,今日俄罗斯制作了名为《沉睡之谷——哈萨克斯坦》的纪录片,并在上周播放。当地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们很担心有一天自己会睡着睡着就再也醒不来。

最近的一次发生在9月份,当时,有8个孩子在开学第一天就在课堂上沉沉睡去,并且持续了一个小时。在那之前,有20个村民出现了为期几天的眩晕和沉睡。一名救护车工作人员说,今年冬天,有一次60个村民集体睡着,我们把他们平放在一起,排成了一排。

大批的科学家、医学家、病毒学家、核放射研究者以及毒气研究者都到过这个村子进行调查。不过,迄今为止,他们还没能找出具体的原因。

伊戈尔 深木申科的孩子最近发生了一次沉睡,他对《今日俄罗斯》的记者说“如果你尝试叫醒他,你会看到他似乎在努力在睁眼,但是就是醒不过来。然后就这么一直睡着”。

当地人还反映说,在一些人身上还发生了其它的症状,比如出现幻觉、失忆、头晕和恶心。一位妇女说:“我感觉很虚弱,脚很重,就好像穿着100双靴子一样,还有就是头很晕。”其它的病人的表现则和喝醉了一样,也很难向旁人求救,因为“舌头好像打住了”。

至少有两个孩子出现了幻觉:一名叫米沙 普鲁金的孩子说他看到了会飞的马、亮着的灯泡、他的妈妈长了8只眼睛,还有很长的鼻子、他的床上有很多蛇和蠕虫,这些动物在吃他的手臂;鲁道夫 博亚里诺斯记不住他看到了什么,但是他一直在大叫“怪物”,他太过激动,以至要四名大人一直在旁边按着他。

这种“非正常”的睡眠程度非常深,一些当地人担心不久前他们当做死亡埋掉的一位老人可能也仅仅是“睡着了”而已。

一名医生说:“有些人持续睡了一周”。

在刚进医院时,一些人都被诊断出了严重的病症。比如,孩子通常被认为是脑中毒,大人则是中风。不过,在经过几天的治疗后,他们又都好转了。有医生认为,可能是精神性疾病。

一些人认为,这种奇怪的沉睡的发生,很可能是受到来自村子附近一所矿井里吹来的风的影响。在苏联时期,因为政府在村子里挖井采铀,所以整个村子都是国家机密。20年前,铀矿井被关闭,村子里一些地方被遗弃,曾经繁荣的社区变成了一片废墟。而RT于2014年3月进行了调查,发现空气中确实有微量的氡气——这可能是从井中挥发出的气体。

不过,居民和医学家都不认为这种非正常的睡眠与铀井的辐射有关。

“有工人在井下干了很多年,也没有发生过忽然睡着的情况,”一位前矿工说。

医生则认为,这些沉睡者表现出的症状并不符合当下对核辐射情况下出现的症状描述。

由于政府和其它的外界机构一直不能研究出这种非正常睡眠的原因,当代一些人开始转而推崇一种“阴谋论”,他们认为也许是外星人病毒或者是政府在做试验导致了这种情况的发生。

症状首次爆发于2013年3到5月,当时有约10名居民因为陷入沉睡被送往医院;2014年1月到3月,又发生了一次,当时国际媒体都根据《西伯利亚时报》的文章进行了报道;然后就是8月到9月发生的这次。通常,病人们都会在几天内醒来,不过一些人会在醒来后又睡去。现在还不清楚这些人会不会痊愈。

已知的一些睡眠症研究对发生在哈萨克斯坦的病例并没有什么帮助。

比如,在非洲,有一种因为寄生虫感染而爆发的嗜睡症,英文名叫trypanosomiasis,是较为出名的一种嗜睡病。在南苏丹和乌干达,还有一种名叫“瞌睡症”(nodding syndrome)的病,但是这种病症在儿童外的人群中很少见,并且科学家的研究表明,这种病的爆发也与一种非洲昆虫的叮咬有关。

还有一种较为有名的沉睡病,叫克莱恩-莱文综合征(Kleine-Levin syndrome),又称周期性嗜睡与病理性饥饿综合征。通常见于男性少年,呈周期性发作(间隔数周或数月),每次持续3~10天,表现为嗜睡、贪食和行为异常。

这些发生在世界各地的沉睡病,虽然在某些地方表现出来的症状都和发生在哈萨克斯坦的情况有些雷同,但是又各有特点,所以很难把发生在哈萨克斯坦的沉睡病简单地归结为已知情况的任何一种。


友情链接

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新闻搜索源于互联网新闻网站和频道,系自动分类排列,本站不刊登或转载任何完整的新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