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代皇弟”溥任遗体告别仪式举行 数百人吊唁

发布时间:2015-05-08 14:46:22
“末代皇弟”溥任遗体告别仪式举行 数百人吊唁

“末代皇弟”溥任遗体告别仪式举行 数百人吊唁

  昨日,八宝山殡仪馆,告别仪式后,亲属拿着溥任的照片走出告别室。当天,末代皇帝溥仪的弟弟溥任遗体告别会举行。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

  爱新觉罗·溥任(金友之)

  性别:男

  籍贯:北京

  终年:97岁

  去世原因:病逝

  生前职业:1947年创办北京竞业小学,1988年退休后致力清史研究

  生前住址:南锣鼓巷胡同边,蓑衣胡同2号院一处平房

  新京报讯 昨日上午,末代皇帝溥仪四弟溥任的遗体告别仪式在八宝山举行,上百名爱新觉罗家族成员到场悼念。4月10日下午3时,97岁的溥任因病在同仁医院去世。

  呼啸的大风中,殡仪馆前排起长队,亲朋好友佩戴白花等待为溥任送行。上午10时许,告别仪式开始,伴随着低沉的哀乐,悼念人群缓步进入灵堂。

  灵堂内的挽联上,左右写有“生在摄政王府 历经风雨沧桑”、“创立竞业小学 倾尽毕生心血”等字样,挽联上方则是“宁静致远”四个大字,评价溥任的一生。

  灵堂正中央挂着溥任44英寸的遗像,遗体安卧在鲜花丛中,其子女站立一旁,面色凝重,与来宾一一握手致谢。

  据溥任的长孙介绍,爱新觉罗辈分为溥、毓、恒、启等多个辈分,生活中部分按金姓称呼,告别仪式当天有数百人前来吊唁,大概有100多名爱新觉罗家族成员,溥杰的女儿嫮生、爱新觉罗·启骧、爱新觉罗·紫薇也都送来挽联。

  末代皇帝溥仪四弟溥任的病逝,标志着爱新觉罗宗谱明确记载的末代皇族,醇亲王载沣这一脉直系“溥”字辈,画上句号。

  自食其力 教书四十年

  1918年9月21日,溥任降生于什刹海边的醇亲王府,此时,他同父异母的大哥溥仪已从紫禁城内皇帝的宝座上退位七年。

  生于皇族之家,溥任却很少提及这段历史。在长子金毓嶂印象中,父亲教育他们最多的就是“自食其力”这四个字。

  1947年,29岁的溥任在父亲的支持下,在王府的家庙办起了竞业小学。1956年,溥任将小学连同房产,全部交给了国家。之后,他先后在西什库小学、西板桥小学、厂桥小学任教,直到70岁退休。

  在儿子们的眼里,溥任是一个认真和充满责任心的老师。每天8点要上课,溥任穿戴整齐,手上拿着自行车钥匙,眼睛盯着墙上的挂钟坐在床边等着,一到出门时间起身就走。

  “他最爱听别人叫他金老师,有时候父亲走在街上,突然有面孔生疏的中年人招呼他‘金老师’,他总是应答着,然后一路微笑着走回家。”金毓嶂说,父亲那一刻的微笑,是看到了别人对他一生成就的认可。

  纯正老北京 爱京剧京味

  听京剧、赏古玩、绘书画,吃京味小吃,溥任在北京生活了97年。在蓑衣胡同里,住着相处多年的老街坊,大家都知道有这么一个“皇弟”邻居,因溥任排行老四,大家更习惯于叫他“任四爷”。

  溥任家里种着一棵桑树,每当紫色的桑果结满枝丫,他总是叫邻居们过来采摘。邻居们也没把他当做与众不同的“皇族”来看待。

  “四爷呀,是个老北京,特别爱吃老北京的甜食,尤其是桂花糕。”溥任的保姆李女士回忆,她陪伴溥任已有13年。

  工作之余,溥任有着自己的爱好——看书看报。离溥任家里最近的,可能就数地安门的新华书店了,每到休息时,溥任一待就是半天。别人找不到他时,家人就会说,“肯定在新华书店里了,错不了。”

  待在家里时,溥任爱听京剧,从收音机到电视,他换来换去,只是从听京剧,到看京剧。听到熟悉动情处,溥任会跟着哼哼几句,叨念着“这是咱老北京的文化,不比那些流行歌曲差。”

  最善山水画 置钱做公益

  溥任对古玩很懂行,为此也结识了不少古玩商人,常有古玩商背着古玩来家中让溥任挑选。遇到合适的,溥任就会买下来。但面对有历史价值的文物,会将其捐献给政府。在溥任儿子的记忆里,有一块祖辈留下的乾隆御题的澄泥砚,溥任毅然将其捐献。

  溥任师从著名的书法家赵世骏,最喜爱中国传统的山水画,书法则多为楷书。

  执教的40多年,溥任将全部心力放在教育上,退休之后,溥任又继续自己的书画之路,直到90多岁无法言语时,也总是靠书写和家人交流。

  书画不仅仅是溥任的兴趣,也是他多年来对公益事业的贡献渊源。用自己的字画置换所得的资金,溥任都捐给了有需要的人。

  “他和二哥溥杰的感情很深,常常是溥任作画,溥杰篆字,合作的书画曾经在日本售出60万日元,全部捐给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曹金梦是溥任的挚友,说起这些,他很为这个好友骄傲。

  暮年的溥任用其书画作品所筹善款建立了“友之奖学金”,以资助少数民族学校的贫困子女。

  朴素新生活 难忘儿时路

  经历人生巨变,溥任心态平静。他常常身穿蓝色中山装、黑色布鞋,骑着自行车穿行于北京的大街小巷。年轻时,他最喜欢在自行车后座上带着孩子,一起逛街看电影。

  家庭困难时,家中只靠着溥任一人58元的微薄工资,维持着5个孩子的日常生活。

  “我时常记得,当时餐餐都是窝头和便宜的白菜叶,我们常觉得难以下咽,他却大口大口吃得很香。”金毓嶂说,正因为这样,“文革”时期红卫兵来到他们家时,看到他们一家人吃得很差,被子也满是补丁,家里才“逃过一劫”。金毓嶂回忆到这些,感受到父亲的坚韧。直到金毓嶂上了大学,家里的生活才渐渐好起来。

  孩子们接连成家立业,想让父亲过上舒坦的日子,可溥任依旧坚持着粗茶淡饭的日子。一小碗米饭、两个青菜,一杯白开水,就是他的一餐。

  溥任的一生很重感情,在金毓嶂的记忆里,父亲很少抽烟喝酒,唯有在后续的夫人张茂滢刚去世时,才有了一次抽烟的经历。“我刚进家门,看见父亲的手里拿着根烟,神情悲戚,顿时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

  退休之后,老人过上了清闲的生活。在后海周边,总能看到老人散步的身影。随着年岁的老去,溥任只能坐在轮椅上出门,但还是坚持着每天去后海转一圈。

  “有时候他糊涂了,就一遍遍地问,这里是哪啊?”保姆李女士说,她只好重复着告诉他,“这是您出生长大的地方。”而溥任会说,“这么好的地方,你怎么不早点带我来啊!”

  ■ 人物简介

  爱新觉罗·溥任 又名金友之,1918年生于北京什刹海北岸醇亲王府。1947年创办北京竞业小学,至1956年将学校无偿捐给政府,后在西什库小学、西板桥小学、厂桥小学任教,1988年退休。曾任北京市第七、八、九届政协委员,退休后致力清史研究。有妻金瑜庭(1971年病逝)、张茂滢(1975年续娶,已去世),与前妻共有三子二女。

  寄语

  忆及与溥任交往已数十年,转眼一瞬间。众多皇族,都成了普通劳动者,是时代变化的缩影。

  ——晚清研究学者贾英华

  诞生帝王之家,历尽坎坷磨难,勤俭持家,本分克己,奉公楷模。追思末代皇弟四爷。

  ——忘年之交曹金梦

  本版采写 新京报记者 左燕燕


友情链接

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新闻搜索源于互联网新闻网站和频道,系自动分类排列,本站不刊登或转载任何完整的新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