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新波:uber+医生障碍在哪里?

发布时间:2015-11-10 16:37:35
廖新波:Uber+医生障碍在哪里?

  医生多点执业要解决什么问题?广东省卫计委巡视员廖新波在“2015中国医生集团大会”上演讲时表示,不要把眼光仅仅放在多点。如果我们放在多点,我们就会有很多理由说我们哪儿有这么多时间去多点?大家看看多点执业如果要实现的话,是否要推动政策的改变。现在我们福利制度逐渐没有,逐渐要走向社会化。原始制度改革,公立医院回归它的公立性,促进基层医疗的发展。这些政策都使我们现有的利益集团引起新的思考。新的医疗集团产生之后,会引起一种什么思考?就是一个组织因素。我们的医院的院长如何去适应时代潮流的到来?也就是医生工作室和医生集团的诞生,还有允许医生开业,当然现在医生自由开业面临很多政策,需要我们去推动,这是一种倒逼。

  医生集团的出现,不是一种多点的问题,更是人员因素有了一种质的改变。比如,医生集团出来是不是医生自由了?是否你还在以自己的利益最大化来作为一种考虑?是否你不会轻易把一些不该开的药,不该做的手术给病人开了?是否医生服务态度比在体制内的服务态度好了?

  医生只是一个工匠,他不是一个经营的一个专业人士,他如何经营他的品牌?需要专业第三方帮助,类似种种的责任意识不断的增强。

  今年的热词是什么?分级诊疗。作为医生集团和分级诊疗来讲,可分为三个,医疗机构、医疗质量、医保资金如何有效的转动。这里面有三个原则:

  第一就是因势利导,加强基础医疗机构的建设。就像麦当劳一样连锁的一种质的保证,首先给人们一种视觉规范,使他走到每一家都感觉到质量是一样。

  第二就是给基层医疗机构一种解放,廖新波说,我一直在强调我们的技术的准入,应该要重新思考。有很多成熟的技术不应该因为医院的等级给你准入,卫计委现在已经在做。我们的技术也在放开,这也是一种势头。要改变基层里面的一种状态,缺什么补什么。基本药物制度把药按照等级划分,使医生的价值难以实现,这又怎么使分级诊疗能够有效的进行呢?

  第三使医生成为自由人,使他的价值不管在大小医院都是一致的。如果星期五15块钱,星期三7块钱,这样一种医生价值怎么做呢?所以说医生多点执业伴随医生集团类似一些组织形式的出现,使我们对医护制度有改革的需求。互联网时代我们有很多观念要转变,不是不能为,而是我们怎么样去为?

  最早的时候,廖新波提出网络全科医生,概念是什么?“其实就把我们现有的全科医生制度网络化,全科医生做什么?为什么我们有很多可以在网上做的不在网上执行呢?在互联网上应该给我们全科医生自由。这个全科医生的分诊,我们讨论很多,其实有一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政策研究者是这么说的,说现在的医疗体制你搞吧,上游装了很多水,下游寸草不生。体制内的人如何把社会资源搬到堤坝上,因此造成这样一种状况。这种状况如何打破?我个人认为就是通过医生的解放,通过社会价值的一种认可,使医生能够流动。”廖新波说。

  分级诊疗关键是人,比如说基本医疗。市场方面我们现在有所开放,还没有使我们的医生真正的自由流动。要破解这样的一种状态,我个人认为互联网+医生自由执业,互联网+支付制度的改革就是我们的一种突破。

  如何使我们网络医生成为一条可行之路?廖新波说,网络全科医生其实一点政策的障碍都没有,只是大家的一种观念没有转变。

  如果全科医生是一种执业状态出现,是一种制度,应该由政府来监督,由支付制度来保障。廖新波认为,网络全科医生应该有一种非常好的考核制度,关键看绩效考核指标。只要制订了这个指标,完全可以通过后台,通过我们的一些客户满意度,我们签约居民的反应给他评判。这些都是完全可以实现。

  随着互联网不断深入,Uber概念不断深入医生自由执业里面。现在有很多医生都在问廖新波,能不能做?他认为是能做的。“但是Uber为遇到的一种挑战,也是我们Uber+120或者是Uber+全科医生的挑战,障碍的瓶口在哪,就是政策的制定。美国有很多的Uber呼叫,包括护士等等都已经诞生了。我们为什么不行?美国是法制非常严明的国家,它看中的是医生的一种执业精神,而不是基于赚外快,美国的Uber医生赚的钱也很少。但医保承认,你居家的费用,保险给你承认,这就是一种边界清晰。”廖新波说。

  现在医生也有很多在创业,比如有的做生殖中心的创业项目,创业者在想,如何把这些生殖专家组织起来,让病人更容易找到他们,同时病人更容易找到他该找的医生?

  现在大医院为什么人满为患,有一个非常致命的弱点就是患者盲目看病,认为,只要到了协和就可以找到好医生。当我们互联网深入人心的时候,就到了医生应该建立自己品牌的时候,等那个时候,医生就会找到自己的病人,病人也会找到他该找的医生。

  为什么有医生工作室的诞生?廖新波说,大家知道政策允许我们医生可以自由开业,有哪些医生可以自由开业呢?建立医生工作室,一点政策障碍都没有。比如他是有资质的医生到有资质的医疗机构就是多点执业,而多点执业不需要经过医院的同意,只要一个报备制度就可以了。

  打通医生工作室的任督二脉,很关键一点宗旨要改变。 医生集团是在体制内还是体制外?其实体制内的医生有很多障碍,这些障碍永远打不破,除非是具有中国特色的,那就会打破,如果从经典的公共卫生理论来讲很难,关键就是医生走出体制内,只要走出体制内我们就灵活多了。廖新波非常欣赏中山六院南平的思考,如何把剩余的公立医院的资源拿出来,在符合政策的环境下进行炒作?比如说手术室拿出来,为医生多点执业创造一个很好的平台。

  医生工作室最终应该按照为有需要的病人提供一种服务,一种价值的回归,按需就医。廖新波想告诉已经走出体制内的医生,和即将走出的医生几句话:这个政策已经制定了,能否走出体制,在于你的实力和你的自信,能否站稳,在于你的品牌是否建立。品牌除了实力,还需要营销。





推荐阅读:代孕 http://www.luotian.in/daiyun/

上一篇:眩晕门诊:进入3.0时代
下一篇:肉毒素除了瘦脸还能干啥

随机推荐


火爆文章

友情链接

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新闻搜索源于互联网新闻网站和频道,系自动分类排列,本站不刊登或转载任何完整的新闻内容